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励志典范 > 正文

艺考热折射教育缺陷 为上大学“半路出家”

发布时间:2021-11-23

  是的,艺考火了,“千军万马过独木桥”、“走钢丝”这类词也适用于艺考了。面对持续升温的“艺考热”,不由得想问:“元芳,你怎么看?”元芳略想后说道:“嗯,此事必有蹊跷!”

  “学艺术,考大学更容易”,“怎么着也得让孩子有个大学文凭”,“多招艺术生,我们学校也能多收些学费”,学生、家长、学校的功利心态无疑给艺考添了把最旺的火。

  “童子功”也罢,“半路出家”也罢,对于即将奔赴“战场”的考生,12年寒窗苦读终于接近尾声,愿他们梦想成真!但同时,我们要为艺考把脉,希望让更多理性之光照进艺考。

  1月15日16时,在山西大学附近的一所艺术培训机构内,记者见到正在琴房练习钢琴的郭霞。郭霞是今年艺考大军的一员,她告诉记者,自己从小就喜爱唱歌跳舞,小时候一听到音乐就手舞足蹈。从7岁开始便学习声乐和钢琴,多次参加省市比赛并获得名次。

  高中时期,尽管学业紧张,但她一直坚持自己的爱好。为了提高自己钢琴专业课的水平,她从高二开始往返于临汾和太原两地,每周坐火车来太原上课,上完课后又急匆匆地赶回临汾。

  高三的时候开始上考前培训班,母亲干脆和自己搬到了太原,在山大附近租了一间房子。“以前没想到艺考这条路这么辛苦,既要学会专业课,文化课也不能落下。周围的同学实力都很强,基本都是从小开始学的,我要稍稍不努力,就怕考不上,统考前都是每天练琴6个小时以上,还要做大量的乐理题,一天只睡5个多小时。”郭霞说。“我艺考的目的,就是不想荒废我的专业,想在大学里让自己有更高的造诣。”在培训班的其他琴房内,还有许多正在练琴的考生。小董告诉记者,自己从5岁开始学习拉小提琴,这次统考成绩还不错,想在考前再拼一拼,争取到时候能有个好成绩,考上一所好大学。简单和记者说了两句话,小董又开始练琴。

  1月15日,在太原师范学院门外,聚集着一大批背着画板、画架和绘画工具的考生。记者随机采访了20个考生了解到,他们当中有16人是从高三才开始学习绘画的。其中一个考生小高告诉记者,他是到高二后半学期才决定走“艺考路”的。

  “我觉得自己文化课成绩不好,跟家长商量后,觉得高考(微博)时报考艺术类专业比较‘保险’,高三才开始学习绘画。”小高说。他并不喜欢绘画,纯粹就是为了能顺利上大学,才“半路出家”的。没有一点绘画功底的他,开始学习时特别吃力。

  省城一家高考培训机构的韩老师介绍,学员中从小学习绘画的很少,大部分都是到高中才开始学习的。他们大多数想通过艺考弥补文化课方面的不足。“很多孩子都是临时抱佛脚,高三才来突击绘画。”韩老师说。

  随后,记者来到山西大学附近的一所艺术类培训学校。考试临近,考生们开始全天专攻专业课,从早晨7:30一直到晚上6:00结束,中午只休息2个小时,一天下来有近10个小时的强化训练。“我文化课不好,只能改学艺术,舞蹈分数相对于音乐、体育低很多,为了圆大学梦就选择了舞蹈。”练舞之余休息的张婷说,她今年18岁,只学了两个月舞蹈,也是临时突击,只为顺利上大学。“这里的学生很大一部分是高三才开始学习舞蹈,由于没有舞蹈基础,短时间内的高强度训练,对于他们的骨骼、韧带、肌肉都是有损伤的,有些‘拔苗助长’。”在校任课的张老师说,许多学生急于考进大学才选择了舞蹈,从长远看,不利于学生的全面健康发展。

  每年12月至次年3月,是传统的“艺考季”。可是,艺考培训机构经常是“艺考季”还未到来就已经门庭若市了。艺考培训机构除了开设针对应届生的“冲刺班”,还会为来年备战艺考的高二学生提前开设“基础班”。“我们学校的播音主持培训班中目前有三名高二学生,他们现在学习的是基础课,提前为2014年的艺考做准备。”省城ATC艺术教育中心的一位负责人表示,专业课基础班开设于每年的七八月份,共设有三期,主要是针对零基础,对艺术专业感兴趣的学生。“有些高二学生为了使艺考成绩突出,会在高二后半学期开始前预先学习专业课。这些学生每周双休日上课,总共学习16个课时,每个课时学费为3000元。”该负责人表示,专业课培训班报名火爆的时间段,集中在每年的六七月份。

  “我家姑娘从小就爱唱爱跳,在她上高二的时候就选择走上了艺考之路。”张格的父亲张先生告诉记者,女儿高中基础培训课大概花费2万元。同时,培训班、形体班、声乐班等课程还花费了1万元左右,化妆课、化妆品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

  张先生表示,尽管学艺术花费高,但是为了让女儿能接受高等教育,实现大学之梦,全家人哪怕是省吃俭用,也要不遗余力地支持女儿。

  目前就读于河北传媒大学表演系的张格说,“我的专业是表演,虽然以后面临的就业问题大,但是我热爱我的专业。既然选择了它就应该坚持,积极挖掘自己的专业特长,并在此基础上学习相关知识和技能,不断充实自己。”“父母从我一开始学表演就为我的学费、学校、工作发愁,我现在利用周末时间在一些培训机构教学生,参加一些礼仪活动,为自己的将来打基础的同时也为父母减轻负担。”张格说道。

  2011年,海南大学艺术设计专业毕业的苏鹏回到了家乡临汾。“读大学期间,我们班有30个人。毕业后,3个人继续读研深造,8个人从事了和专业对口的工作,剩下的和我一样基本上都转行了。”目前在临汾市一所中学当辅导员的苏鹏说道。“进银行的,卖保险的,当公务员(微博)的……”苏鹏表示,他的大学同学现在干什么的都有,但是继续在艺术这条路上走下去的同学少之又少。山西大学就业指导中心的一位负责人介绍,类似于苏鹏这样的美术类专业学生,毕业后的就业方向大概有两种:一种是相对固定的工作,比如成为广告公司、设计公司的设计师,或者在杂志社、出版社做美编;另一种则是自由职业,个人开设工作室、画廊等。

  该负责人表示,随着艺考持续高温,毕业生大幅增加,但相应的就业岗位却没有成比例增加。在供需比失衡的状况下,不少艺考生不得已选择了转行。另外,从事与美术有关的工作,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力,以及扎实的绘画功底必不可少。“不少艺考毕业生是‘半路出家’,缺少艺术天赋及扎实的专业技能,这些短板在找工作时就显现出来了,这也是一些人选择转行的原因。”

  “现在的艺考已经跟以前有很大的不同,掺杂了许多其他因素。我当年参加艺考纯粹就是出于热爱艺术,现在许多学生并不是出于喜欢的目的。”从事艺术教育多年的刘老师表示,在许多人眼中,艺考已经成为了上大学的捷径,许多文化课成绩低的学生走投无路,为了考上大学只能选择艺考这条道路。“导致艺考热的因素很多,最本质的因素还是我们的教育体制有缺陷,从学生到家长,从学校到社会,都存在问题。”刘老师说,家长和学生为了实现大学梦,成绩不好就参加艺考;高中学校为了提高升学率,强制学习差的学生参加艺考;大学进行扩招,艺术类专业收费高,能为学校创收;社会对于学历的要求,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着艺考。“艺考热是教育体制缺陷中的一个缩影,学生、家长、学校以及社会都应该冷静下来仔细思考。”